《远去的白马》是知名军旅作家朱秀海著,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于2021年2月出版。
该书讲述解放东北的过程中,赵家垴村女共产党员、区支前队长赵秀英和她的支前队走散,独自一人和东北野战军第37团一起出生入死,为新中国诞生立下了卓越功勋,之后又藏起军功,从胶东老家搬进沂蒙深山,甘做一位“失去英雄儿子”母亲的儿媳的传奇故事。 [8]  根植于真实的历史故事,借助丰厚的历史史实,以解放战争为背景,对战争场面、战场情节与细节的书写,对众多人物的情感与命运的描绘。 [1] 

百科星图

查看更多
作品名称
远去的白马
作    者
朱秀海
创作年代
当代
作品出处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文学体裁
长篇小说
出版时间
2021年2月
字    数
266千字

远去的白马内容简介

编辑 播报
《远去的白马》是一部有分量、有思考的军事文学作品。军旅作家朱秀海在采访多位亲历过解放战争的幸存者后,收集了丰富的创作素材,以一匹驰骋沙场的白马为引子,拉开了长篇小说《远去的白马》的帷幕。小说主人公赵秀英,在抗日战争期间就曾多次组织村民支前,带领全村民工队配合八路军作战。由于混乱中的一个误会,赵秀英和她带领的支前队来到东北解放战争的战场上。背井离乡、思念幼儿之苦没有动摇这位共产党员的心,她充分发挥了自己的组织才能和做群众工作的经验,组织打粮队帮助三十七团度过缺衣少食的艰苦岁月,数次救全团于饥困。在战场上,她冒着从前线抢运伤兵,在敌军的轰炸中用血肉之躯架起战场通讯的生死线。解放战争胜利后,她继续坚守着共产党人的使命,为一方水土、一方百姓奉献了自己的一生。本书根植于真实的历史故事,借助丰厚的历史史实,以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决战-解放战争为背景,以清醒客观的文学立场审视和书写历史的复杂与真实、人性的善良与崇高,对战争场面、战场情节与细节的书写,对众多人物的情感与命运的描绘,均掌控有度,拿捏准确。在历史与现实的两个时空中纵横捭阖,以诗性的笔调和咏叹的激情,成功地塑造了一批无私无畏、信念坚定、生动饱满的共产党人形象,震撼人心,感人肺腑。 [6] 

远去的白马人物介绍

编辑 播报

远去的白马赵秀英

赵秀英出生在战乱时代的齐鲁大地上,血脉中自然传承着孔孟思想的正宗基因。这决定了她漫长人生的主要行事准则。十四五岁时,她遇到了主动担负民族救亡责任的一群优秀共产党人,特别是女共产党人林月琴,并很快加入了共产党。党员的身份和共产党根据地村长的职务,让她必然成了日本侵略者残酷打击报复的对象。日军的一次扫荡,她遭遇了在一天里母亲被逼投井自杀以保全清白之身和父亲被敌人残害的惨剧。失去父母的赵秀英,却又因为错嫁,埋下了婚姻悲剧的种子。抗日战争即将胜利之际,她丢下刚出生的儿子带支前队参加对侵略者的最后一战,领着乡亲们登上了胶东八路军主力跨海抢占东北的渡船。这次意外的登船,让赵秀英意外地参加了整个东北、决定中国命运的三年多战争。在这期间,她以一个编外人员的身份立大功五次小功无数,促使一个三线团成为东北野战军最善防守的一线主力团。也是在这个时候,她知道了当年错嫁的真相,又经历了可能是她最好伴侣的欧阳政委的牺牲。新中国成立前夕,她终于回到胶东,向上级组织复命。她被告知档案中的婚姻对象、副团长刘德文已经牺牲,她带着错嫁的刘抗敌副团长的儿子,以烈士刘德文遗孀的身份,去沂蒙山刘德文家当儿媳。不久,赵秀英便得知刘德文没死,但已改名另娶。赵秀英一直坚持侍奉名义上的婆婆直到为她养老送终。赵秀英的传奇经历,让她在历次运动中饱受折磨。赵秀英这个胶东的女儿,靠着坚定的初心与信念,靠着在东北战争中结交的几个老战友,带着儿子在沂蒙山区开枝散叶,顽强地活到了近百岁,享受着四世同堂的天伦之乐。八九十岁后,赵秀英又以当事人的身份,处理了实际上的丈夫刘抗敌和名义上的丈夫刘德文死后的家庭纠纷。 [2] 

远去的白马作品鉴赏

编辑 播报
对战争时代的泼墨描画,是《远去的白马》的主体部分,占到了约五分之四的篇幅。赵秀英这个典型形象在这一部分已经基本立起来了。同时,千秋、姜团长、欧阳政委、温营长、任鹏举、刘抗敌、赵大秀等人物群像,也都在这一部分个性化地呈现了出来。这二十几万字,把中国战争文学的历史还原能力提升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 [2] 
“白马”作为一个充满诗意的意象,也被朱秀海浓淡相宜、有始有终地在全书中精彩地描画了出来。为了写好“白马”这个意象,朱秀海引用了古人创作的白马诗和白马赋,让“白马”的意象又多了历史的厚重和沧桑感。有了“白马”这个与赵秀英命运血脉相连的意象的成功书写,全书又呈现出空灵单纯、静穆高贵的品性。这也算是《远去的白马》对长篇小说创作的一大贡献。 [2] 

远去的白马作品影响

编辑 播报
白马是中国古典文化里极富魅力的符号,它意味着出挑与俊秀,登场亮相便与英雄的形象相关。然而,这只是表层的、自动化联想式的意义;它的背后,还有着更技术化、也更深远的想象和阐释空间,那便是一种伟大的平凡。古代文化为什么强调白马这个形象?因为骑白马的,往往是猛将或者精锐部队,白马形象带有震慑力。那么白马为什么“白”?其实是因为其基因内出现了极特殊的异变,马的毛发滤泡中黑色素细胞在动物早年就“罢工”、无法产生黑色素。这种基因异变的概率很低,很多匹正常的马中,才会出现一匹白马。因此,当你看到一匹白马、一队白马,瞬间就会意识到,它的背后一定还有更多的、数不清的马。因此,白马真正的震慑力,来自它背后巨大的“马的潜力”,换成我们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来自于白马所象征的巨大“战争潜力”。 [4] 

远去的白马作品评价

编辑 播报
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邱华栋认为,朱秀海在军事文学、军旅文学创作领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远去的白马》是朱秀海为当代军事文学领域贡献的又一部力作,该作品塑造的支前女英雄赵秀英,充分体现了中国女性在战争年代里个体生命丰富而复杂的经验,以及战争所带给她们的苦难与考验。 [3] 
“在新时期文学创作当中,有三部作品我看过以后很长时间内缓不过来劲,其中一部就是秀海的《远去的白马》。”评论家汪守德从爱情、人性等角度对这部作品进行了阐述,“小说最震撼的地方是对人性的挖掘,对人性的灼热和凉薄的表现,对历史的苍茫和清澈之间的书写,还有就是对真实和传奇之间的处理。赵秀英是一个仁者,又是一个智者,还是一个勇者,在各种环境下遇到各种难题,她总是有办法来化解,而且这种化解不是瞎编的,都有一定的生活根据,这个人物是这些年来文学作品当中塑造得非常成功、非常独特的一个形象。” [3] 

远去的白马出版信息

编辑 播报
名称
出版时间
出版社
ISBN
参考资料
远去的白马
2021年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9787530220825
[7] 

远去的白马作者简介

编辑 播报
朱秀海,当代作家、编剧。河南鹿邑人,满族,1972年入伍,先后在武汉军区、第二炮兵和海军服役。两次参加边境作战。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音乐会》《乔家大院》《天地民心》;长篇纪实文学《黑的土红的雪》《赤土狂飙》;中短篇小说集《在密密的森林中》《出征夜》;散文集《行色匆匆》《山在山的深处》;旧体诗集《升虚邑诗存》《升虚邑诗存续编》;电视剧本《乔家大院》《天地民心》等。曾获全国优秀报告文学奖;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中宣部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等。《音乐会》入选“百部抗战经典图书”,《乔家大院》第二部入选“2017中国好书”。荣立二等功两次、三等功两次、海军通令嘉奖一次。 [5] 
参考资料